青海农村放映员叶胜春:“只要有一个人看,我就一直放下去”

  • www.sdchina.com   来源:新华网   作者:张进林 顾玲 曹婷   2015-4-29 11:25:12  

  4月的一天傍晚,青海高原依然凉风习习。东边的山头还挂着夕阳的余晖,47岁的叶胜春开着微型面包车在乡间道路上赶路。作为一名农村电影放映员,他已经习惯了在傍晚时分赶去各村放电影。

  “又见面了,放啥片子?”“啊,抗战的。”没有过多的寒暄,被叶胜春称为忠实粉丝的胡老汉,一来便挑选了屏幕左边的位置坐下,他说自己“看见车来就跟来了”。

  一台数字放映机、三张不同尺寸的幕布、一个优盘,加上两台音箱和一些电源线,叶胜春说这是他的基本装备,当然,自己还有一些特别的装备,就是相机和节目单。

  “和他们聊天时,我把节目单拿出来,问他们喜欢哪个,做好记号,下次就放哪个。”叶胜春说,“放电影时,我还会给观众照相,把他们看电影时的喜怒哀乐记录下来。”

  叶胜春家住青海省互助土族自治县林川乡贺尔村。从他记事起,就对电影产生了浓厚的兴趣。“还记得七八岁时我看了露天电影,放的是《上甘岭》和《苦菜花》,当时他们看电影,我看机器,说不出为什么,放映机就是比电影有意思。”

  1984年,他报名参加了县里的电影放映员培训,拿到放映证后,又凑了200块钱买了台放映机,开始了自己的电影放映员生涯。从业30余年,从最初的骑自行车放电影、骑摩托车放电影,到开微型面包车放电影,他跑遍了互助县的294个村落,已是当地小有名气的电影放映员。

  由于农村电影是公益事业,收入微薄,叶胜春曾一度以修家电维持生计。“1984年到1997年期间,基本上是一半公益,一半卖票,靠场次补贴维生;1997年到2006年,没有片源,我就用自己保存下来的5个拷贝给大家放电影,没有什么收入,有时就靠给村民们修小家电撑下去。”他说。

  高原气候多变,增加了放映的艰辛。“2008年,我和儿子在南门峡镇放完电影往回走,路上遇到大雨,田间土路变成了泥路,两个人实在没法走就在车里趴了一夜,又冷又饿。”叶胜春说,“回头想想确实后怕,那天晚上的雨下得大,要是我俩再往前走,可能就被泥石流冲走了!”

  回首30多年的放映生涯,他肯定地说:“放电影是件快乐的事儿!观众里有农民、学生和农民工等,每天和他们在一块儿,听着不同的方言,喧着(方言,意为聊天)各自的生活,挺有意思。”他说。

  “现在每个村都有我的‘粉丝’,有一次在峡门村放电影时下起大雨,村民打着伞把电影看完了,当时我那个高兴劲儿一直记到现在。”

  叶胜春是个有心人,他对县里不同地区观众的口味了如指掌。“县城附近的塘川镇接近西宁,他们和城里人一样喜欢看时尚大片,脑山地区和偏远乡村的群众文化程度低,喜欢看动作片。”除此之外,他还专门挑选一些科教片带上,如《农村儿童安全常识》《农村饮水卫生》等。

  从放映黑白电影到彩色电影,再到数字电影,叶胜春共放映了近8000场电影。如今他每年要跑1.5万公里,为27个村放映300多场电影。2007年,儿子叶发才在他的感染下,也当了电影放映员,目前承担了互助县25个村的电影放映任务。

  怀揣着对电影的热爱,叶胜春共收藏了30台新老放映机。“我想办一个家庭博物馆,把用过的放映机、放过的电影和音乐全保存在那,今年房子已经盖好,正搞装修,就像‘蜜蜂垒塔’,我想一点一点把它干起来。”他说,“等我老了跑不动了,自己就在家放,叫上亲戚邻居一起看,只要有一个人看,我就一直放下去。”

  原标题【青海农村放映员叶胜春:“只要有一个人看,我就一直放下去”

编辑:温伟伟    责任编辑:谭静

免责声明

1、凡本网专稿均属于中国山东网所有,转载请注明来源及中国山东网的作者姓名; 2、本网注明“来源:×××(非中国山东网)”的信息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,若作品内容涉及版权和其它问题,请联系我们,我们将在核实确认后尽快处理。 3、因使用中国山东网而导致任何意外、疏忽、合约毁坏、诽谤、版权或知识产权侵犯及其所造成的各种损失等,中国山东网概不负责,亦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。 4、一切网民在进入中国山东网主页及各层页面时视为已经仔细阅读过《网站声明》并完全同意。